我国利用资源税收的深度研究和国际借鉴与战略选择

  近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我国的环境问题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及人口的增长而变得日趋严重。过度采伐和放牧使森林、草场等植被资源遭受严重破坏,造成水土流失和草场的退化,一些高能耗、重污染型企业迅速发展,使工业有害物质的排放量骤增,加剧了对大气、土壤和水源的污染。环境保护作为人类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正在日益引起各国政府的重视,可持续发展成为人类的共同愿望和追求目标。世界各国不断探讨运用各种手段防止和治理环境污染,尤其是税收手段成为一些经济发达国家环境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把握我国能源经济现状充分认识资源开发利用的重要性

  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进行第二十三次集体学习时指出,能源资源问题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一个重大战略问题。他强调,节约能源资源,走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的路子,是坚持和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必然要求,也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全局的重大问题。
  胡锦涛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为我们积极地改革资源税制,有效地开发挖掘能源,合理地利用人类宝藏,主动地保护环境,具有现实而又深远意义。最近,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也多次召开国务院会议,进一步研究和部署能源环保工作,并将此作为当前和今后长时期的重要工作。为此,我们必须统一思想,提高认识,更新观念,改变过去那种“资源—产品—污染排放”的传统经济的、单向流动的、线性经济发展之路,而去走一条“资源—产品—再生资源”的促进人与自然的协调与和谐经济发展之路。改革开放近三十年来,我国的工业化进程更加突飞猛进,同时各种资源的消耗也与日俱增。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目前我国GDP约占世界的4%左右,但消费的石油占全球7%、电力占13%、原煤占30%、钢材占27%、铝材占25%、水泥占40%.从世界范围看,占现今世界人口不到15%的发达国家,是靠消耗全球60%的能源、50%的矿产资源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另外85%的人口正陆续进入工业化阶段,全球性的人口、资源、环境矛盾尖锐,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我们的生产只占全球的很小比重,可我国的能源原材料的消耗却如此之大。如果不改变这种状况,我国的经济显然不堪沉重之负,难以保持稳定、持续、健康发展。即使国际市场能够弥补我国资源之不足,生态和环境破坏的沉重代价也难以承受。国际竞争的压力,许多出口商品因为在国际产业链中处于低端而收益比较低的严酷现实,也使人们切实感到转变增长方式之必要。建立一个资源环境低负荷的社会消费体系,走循环经济之路,已成为我国社会经济发展模式的必然选择。
  同时, 世界经济发展进程表明,能源供应是制约经济增长的基本因素。经济发展,能源先行。党的十六大明确提出,要在优化结构和提高效益的基础上,国内生产总值到2020年力争比2000年翻两番。在本世纪头20年满足我国经济发展需要,我国能源的生产和供应量必须有大幅度提升。目前,我国正处于经济结构转变中的工业化阶段,而且处于重工业加速发展的工业化中期阶段。从先行工业化国家的历史经验来看,一旦工业化进入重工业大发展的时期,工业化和经济发展的速度将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和新技术对重工业发展形成支撑,重工业所需原材料和能源较多,对基础设施和能源的依赖性较大。

  二、国外资源税制的主要做法和成功经验

  开征资源税是由英国经济学家庇古最先提出的,他的观点已经为西方发达国家普遍接受。欧美各国的资源政策逐渐减少直接干预手段的运用,越来越多地采用生态税、绿色资源税等多种特指税种来维护生态环境,针对开掘、污水、废气、噪音和废弃物等突出的“显性污染”和滥采滥掘进行强制征税。荷兰是征收资源税比较早的国家,其税收政策已为不少发达国家研究和借鉴。此外,1984年意大利开征了废物垃圾处置税,作为地方政府处置废物垃圾的资金来源,法国开征森林砍伐税,欧盟开征了碳税。目前,欧美国家征收的环境税概括起来有:1、 对排放污染所征收的税,包括对工业企业在生产过程中排放的废水、废气、废渣及汽车排放的尾气等行为课税,如二氧化碳税、水污染税、化学品税等。2、对高耗能、高耗材行为征收的税,也可以称为对固体废物处理征税,如润滑油税、旧轮胎税、饮料容器税、电池税等。3、为减少自然资源开采、保护自然资源与生态资源而征收的税,如:开采税、地下水税、森林税、土壤保护税。4、对城市环境和居住环境造成污染的行为征税,如:噪音税、拥挤税、垃圾税等。5、对农村或农业污染所征收的税,如:超额粪便税、化肥税、农药税等。6、为防止核污染而开征的税,主要有铀税。这些环境税收手段加强了环保工作的力度,取得了显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芬兰全国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已从80年代初的每年60万吨减少到几万吨。当然,一些国家对有效利用资源者给予超“国民待遇”。美国亚利桑纳州1999年颁布的有关法规中,对分期付款购买回用再生资源及污染控制型设备的企业可减税(销售税)l0%。美国康奈狄克州对前来落户的再生资源加工利用企业除可获得低息风险资本小额商业贷款以外,州级企业所得税、设备销售税及财产税也可相应减免。美国对公共事业建设和公共投资项目,包括城市废物贮存设施、危险废物处理设施、市政污水处理厂等,给予免税的优惠待遇;而企业单一的污染控制设施难以享受这一优惠待遇。德国对排除或减少环境危害的产品,可以免交销售税,而只需缴纳所得税即可。此外,企业还可享受折旧优惠,环保设施可在购置或建造的财政年度内,折旧60%,以后每年按成本的10%折旧。日本政府对废塑料制品类再生处理设备在使用年度内、废纸脱墨处理装置、处理玻璃碎片用的夹杂物除去装置、铝再生制造设备、空瓶洗净处理装置等从税收方面给予了各种优惠。这些优惠包括:加大设备折旧率,对各类不同的环保设施,在其原有的折旧率基础上,再增加14%-20%不等的特别折旧率,减免固定资产税。在丹麦,强有力的税收政策鼓励人们以风力发电。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在环境与资源保护方面虽然也采取了一些税收措施,但比较零散且在整个税收体系中所占比重较小,无法充分起到调节作用,也无法满足环境保护所需资金。严格地说,我国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资源生态税,而且某些税收优惠政策在扶持或保护一些产业或部门利益的同时,却对生态环境造成了污染和破坏。如对农膜、农药尤其是剧毒农药免征增值税,虽然有利于降低农业生产资料的价格,保护农民的利益,促进农业的发展,但农药和农膜的大量使用却直接造成对生态和环境的严重污染和破坏。现行资源税和消费税虽然对某些污染产品、高能耗消费品及不能再生和替代的资源性消费品进行征收,但主要政策目标仍是控制和调节奢侈消费行为,强调财政作用,其环保和有些利用意义不大。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我国利用资源税收的深度研究和国际借鉴与战略选择